暴跌个股走势为何分化?雅高控股庄家意欲沽给MSCI,卡森澄清成色几何?

新浪港股讯 11月22日消息,昨日两只个股遭遇洗仓,暴跌逾90%。其中,雅高控股被剔除MSCI遭遇庄家集体抛售造成踩踏,股价暴跌98%,今日开盘再跌31.8%;卡森国际被沽空机构做空,直指有85%下跌空间,股价昨日暴跌90%,今日高开高走,股价暴涨365%,报价2.12港元,但仍较昨日有54%跌幅。但为何两只闪崩股一个逆向暴涨,一个继续狂跌?
盘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雅高控股庄家抛盘,意欲沽给MSCI
雅高控股的主营业务是大理石矿山勘探、开采、生产加工以及分销,拥有一体化的全产业链业务布局。昨日,雅高控股股价暴跌98%,报价0.305港元,450亿市值瞬间蒸发,目前公司总市值不足10亿港元。股价暴跌前雅高控股在11月暴涨172%。就就在公司暴跌后,MSCI表示,暂停将雅高控股纳入MSCI中国指数,将会继续关注雅高控股。
雅高控股是一家庄家操纵的股票。公司股价今年以来暴涨暴跌,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到9月份,雅高控股越涨越高,从0.85港元一路涨到9.69港元,区间涨幅高达10.4倍,成为港股少有的10倍牛股。但9月10日公司股价直接暴跌16%,振幅高达45%,9月23日股价遭遇腰斩,暴跌48%。很快,雅高控股又开启了暴涨模式,只11月暴跌前公司股价就暴涨了172%,最高报14.96港元,嫣然30倍一幅30倍大牛股!不过,昨日公司股价暴跌98%,逾450亿市值被蒸发,沦为仙股。一会天堂一会地狱,雅高控股将之演绎的淋漓尽致!
通过港交所披露易,我们看到雅高的第一大持仓券商为金利丰,朱太是港股大庄家,许多老千股背后的庄家都或多或少与她有关联,属于雅高控股一大庄家。
除了朱太金利丰,赫然在列的,持仓第四位是“富途证券”。我们知道,富途是头部互联网券商,这几年零售业务拓展较快,其背后是大量的通过App交易港股的散户。当然,富途并不是所有都是散户,本次庄家在富途也有持股。

从上面的图中我们看到凯基在过去5日内减持3997万(大约4千万)股,而通过CCASS持仓查到今日凯基的持仓为一亿股左右(下图)。也就是说明,在过去的5日之内,凯基已经减持了接近3成(4千万除以1.4亿),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事实上,凯基背后所代表的也是一批港股大庄。

MSCI剔除雅高控股时间非常蹊跷,为何是在庄家集体抛售之后剔除,这中间有什么猫腻?
昨日分析,我们发现,雅高控供股最近几年业绩波动非常大,且近年来业绩不断走差。但是今年公司股价却暴涨38倍。为何会暴涨呢?昨日我们分析了两点,但更重要的一点是,11月8日收盘后,雅高控股宣布被MSCI此次调整纳入,于11月26日生效。一般而言,纳入指数的股票都会涨一波,这是因为,纳入指数就意味着有大量ETF需要在这只股票上建立仓位,说白了就是会有大量的被动接盘资金进来。自被纳入以来,雅高股价从不足5港元一路涨到15港元,区间涨幅高达130%。
一旦纳入生效,ETF进场“接盘”完成,先前那些庄家就该开始他们的抛售,这种抛售往往是带有清仓性质的,因而杀伤力极大,跌幅比较深。
庄家介入,炒高做大市值,一旦符合指数基金的纳入标准便被纳入,接下来继续炒高,等待调整生效,接盘资金进场:雅高控股,到昨天收盘为止,还在完美地沿着“炒纳入”的套路进行中。
然而,完美的涨势之中,昨天,一切都戛然而止。要知道,它此次调整生效原本是定于11月26日啊!怎么没等到韭菜进场,就开始挥镰刀了呢?
格隆汇分析表示:坐庄这只股票的,并不是单一庄家,而是金利丰背后的“朱太派”与凯基背后的庄家“XX派”联合坐庄。在股票价格上涨的过程中,他们两派庄家出现了分歧,金利丰认为应当拿到MSCI接盘,而凯基则认为散户已经进得差不多了,不如现在就割了,落袋为安。
因此,我们推测,这两派庄家之间发生了分裂,其中一派抢拍,提前砸盘,而一些不明就里的股东处于恐慌或者止损,也只好跟着抛售。所以不同于被做空那种暴跌之后出现了明显的反弹,今天这波下跌,是开盘之后及持续下挫,直到最后停牌。
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表示,不排除是庄家发生分歧,造成庄家低价出货导致的集体庄家抛售事件。更大可能是MSCI知道了操纵,打算取消,被庄家知道,集体跑了。
他续指,庄家成本价只有0.3港元,即使开市价5.7港元,也能大赚10多倍。应该是早市有庄家预先知道有坏消息,沽出股票,然后不出钱托价,股价暴跌引起MSCI注意,从而造成庄家集体抛售的踩踏行为。
不过,雅高控股的庄家们在8月那波行情中还是玩的非常666的。8月到9月那波行情是雅高控股纳入富时指数(FTIndex),那一波“炒纳入”的行情,走得很正。先是炒高市值,然后被指数公司纳入,然后暴涨,随着调整即将开始,高位震荡,充分换手,然后一日暴跌三四成,疯狂割韭菜。

今日,雅高控股继续暴跌,最低见0.191港元,此后股价有所反弹,价格保持在0.28港元。而随着大部分庄家相继出货,雅高控股彻底失去了底气,今日也没出现像样的反弹。但后市不排除庄家继续集结,继续上演暴涨暴跌的行情。
沽空澄清暴涨近400%
卡森国际一一澄清,沽空具有误导性
港股卡森国际大跌90%,报价0.455港元,62亿市值被蒸发,目前市值6.8亿港元,Blue Orca称由于对柬埔寨业务和资本支出的担忧而做空该公司股票,直指该公司有85%下跌空间。卡森早间发布澄清公告,董事会强烈否认该报告所载指称,并认为该等指称为不准确及具误导性,今日公司股价暴涨近400%,最高见2.18港元,不过仍较前日收盘价腰斩。
公司即使迅速的澄清,无疑打消了部分投资者的疑虑,各方资金迅速买入。其中大摩、瑞银等外资加快买入。当然昨日暴跌90%,比沽空机构砍价还高,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卡森国际的错杀,今日技术性反弹需求强烈。至于公司是否造假,我们将持续关注。
颜招骏表示,公司昨日迅速停牌,今天发了澄清公告,暂时我认为还需要观察沽空机构杀人鲸资本有没有第二波质疑,我认为今天股价暴涨主要是昨日超跌的反弹,昨日的市值只有6亿多元,股价下跌了90%,加上公司能够短暂复牌,资金博反弹也是预期之内。但是,对于沽空机构的第二及第三个质疑,公司大概也是只响应相关项目正在办理中,需要时间,没有提供实际证明文件。
值得一提是,杀人鲸资本的往绩非常强劲,对上一只是澳优乳业,而澳优的股价至今仍未能重上沽空报告出台前的价格,反映投资者还是对公司有所顾虑。卡森的成交量自9月尾开始上涨,而且股价一级级向下,我认为是内幕人士已率先知道有沽空机构的部署,对于投资建议,只宜以博反弹的机会去看待。

11月21日,沽空机构Blue Orca发布报告,称卡森国际 (00496)董事长及其家族通过人为低报出售业务的收入和利润,蒙骗投资者洗劫了上市公司。该机构表示,一家虚报资本支出,还让董事长家族拿走上市主体最有价值业务的公司,完全不值得投资。
该机构表示,卡森国际表面上是一家汽车皮革及家具生产商,但其早在三年前已将最好的业务出售给董事长女儿们。
Blue Orca强调,最近卡森股价在柬埔寨项目开发公告以及中国住宅销售的盈利推动下大涨,但两者未来都不会为投资者提供太多价值。 通过调查,该机构发现柬埔寨的投资可能只是虚张声势。调查员们前往公司声称的一个柬埔寨项目做实地调查,却只发现闲置未开发土地,且被当地人告知这些地块另属他人所有。
公司今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注意到由杀人鲸资本发布的该报告,提出针对集团的各项指称。董事会强烈否认该报告所载的指称,并认为该等指称为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卡森国际表示:1)把核心业务给了女儿们?公司澄清:公司所披露的出售集团的历史收入及利润乃经独立审核,在各重大方面属准确无误。此外,有关公司在出售时并无转出出售集团的贸易、票据及其他应付款项人民币7.44亿元,而是保留在公司账上的指称亦无根据。出售事项以转让出售集团股权的方式完成,在出售事项完成后,出售集团实体存续的任何债务均不会由集团保留。
2)柬埔寨的投资可能只是虚张声势?公司表示,于2018年1月2日,集团订立合营协议,以就开发及经营位于柬埔寨金边的水上乐园于柬埔寨成立合营公司。合营公司预期收购位于柬埔寨的地块,总地盘面积为154,886平方米,该地块作为水上乐园的潜在地点。
于2018年5月8日,合营公司就收购约20幅地块订立代理协议,该等地块毗邻集团于2018年1月12日收购的位于柬埔寨金边Toulkey村的地块,总地盘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公司谨此澄清,截至公布日期,合营公司已订立协议,以在柬埔寨收购约265,700平方米的土地,其中约261,900平方米土地的所有权已取得并已移交合营公司。余下地块的土地证亦正在办理中,并预期将于不久的将来取得。
3)柬埔寨经济开发区:有名无实?公司谨此澄清,于公布日期,上述发电机的所有权已移交公司。于2018年12月31日,发电机的相关采购成本已入账列作物业、厂房及设备,而非该报告指称的预付款项。于公布日期,上述发电机仍在拆除中,通常需耗较长时间方能完成。
关于集团于2018年11月就有关项目订立的EPC合约,公司谨请股东及潜在投资者注意,EPC合约的承包商通过银行融资为项目安排融资符合一般市场惯例,并以项目产生的收入向承包商偿还款项。在某些案例中,则按已履行的每月工程进度通过发包人向承包商预付款项。公司否认向西北电建提供任何过桥贷款,公司与西北电建的所有付款及融资安排符合行业惯例,并根据于2018年11月与西北电建订立的EPC合约条款订立。
关于中冶拟投资柬埔寨斯敦豪国际港口和经济特区,尽管公司获悉中冶拟投资该等项目,但公司并不知悉中冶的潜在投资将如何影响公司的现有项目。此外,由于公司实际对中冶潜在投资的详细条款并不知情,故公司无法回应中冶就此而言的潜在竞争利益。
4)虚报上亿资本支出?公司表示,有关指称毫无根据,公司否认此项指称。据该报告所述,所指称人民币7.14亿元资本支出乃根据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半年度期间资本支出有选择地得出。诚如公司先前于有关期间刊发财务报告所披露,本公司于截至2017、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资本支出分别约为人民币9070万元、人民币5.857亿元及人民币1.693亿元。于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间的资本支出总计约为人民币8.457亿元。
5)三亚败局:长期预付款石沉大海,土地所有权杳无音讯?公司谨此确认,其位于三亚之住宅、酒店及旅游度假开发项目仍在进行中。尽管该项目的开发进度较原先预期相对缓慢,惟海南公司已合法合规完成办理部分土地的使用权证手续,海南公司仍在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持续沟通,并且继续不时完成土地权证的办理。由于土地收购仍在进行中,海南公司继续支付余下的土地收购成本,并向政府申请余下尚未完成土地使用权证的办理。每年支付之余下土地成本已于公司过往财政年度年度报告中披露。公司认为有关指称,即三亚开发项目为骗局并不属实。 

相关产品

评论